主页 > 娱乐 > 正文

咱具体再说到《那座城这家人》

2018-12-21 14:46 来源:凤凰网 点击:

英雄的人民,生活的英雄

谭飞:对,那咱具体再说到《那座城这家人》,他也是讲的普普通通的一家人,但是普通中又有不普通。我想问问当时创作的时候,是什么初衷去想到这个题材的构思的?

孟凡耀:这个是这样,因为我拍过30年,改革开放30年的《命运》。今年是40年了,其实在两年前就在考虑这40年改从哪说起,从哪写起。就在这个时候李焱同志《平安扣》的小说出版了,作者也是通过一些人找到了我,说能不能把《平安扣》改编成电视剧?恰恰这本小说就是写的唐山大地震。后来我就认真地又读了一下,我就感觉创作灵感有了,脑子里形成要做一个什么剧的思路方式有了。23秒,这个城没了,40年,人家现在就是英雄的城市,英雄的人民。但这40年不容易。

谭飞:其实您这次做总制片人的《那座城这家人》,就跟前两年的所谓的IP剧,什么大量的小鲜肉剧是完全不一样。但它其实是延续了你对自己作品的坚持。当时有没有过担心说怕这部剧,跟现在所谓的观众喜好,好像是不太一样的。当时你有没有过这种担心?。

孟凡耀:有,这个有担心。在创作《那座城这家人》当中有这个担忧。由于现在播出上的严谨等等的,包括前段时间的小鲜肉也好,这些播出导向的问题等等的,在这个屏幕上是会受到一些冲击,其实给我们的压力也是很大的,有一批观众现在的收视习惯都改变了。

谭飞:对。

孟凡耀:所以说我们就是来传递这种东西,是不是能够符合市场?这个是要用作品来说话的,我觉得通过这已有的四五天,从现在这个播出的情况来看,应该说社会反响还是非常强烈的。

困难是打造精品的必经

谭飞:您刚才也讲到拍摄过程中有很多困难的时候,那还有什么其他的困难是特别难克服的?

孟凡耀:其实最难克服的还是景。

谭飞:景。

孟凡耀:跨度太长了,40年。我们拍这几集戏的时候是70年代,拍那个年代,怎么才能让老百姓可信呢?我们包括每首歌,一上来你们听到《咱们工人有力量》,这个时代的背景,都在这里头用不同时期的优秀歌曲,就自然而然地体现了。说到70年代、80年代,包括这个飞机头,那时候不叫飞机头,那个时候叫费翔头。

谭飞:《冬天里的一把火》。

孟凡耀:费翔的那个发饰,以及当时很流行喇叭裤,这都是见证那个时代年轻人所穿戴的,也就是那个时代产生的。所以说这部剧很难,但最难的还是这个场景,包括服饰、头饰。当时孩子们看到的,那个一拿回来里边一把抓,那不就是纱巾吗?一抓这么一点点,那时候叫一把抓。

谭飞:是,纱巾。

孟凡耀:那时候姑娘们有个那个很高兴了,因为那时候太少。生产资料的匮乏,导致能在外地买一个一把抓回来,就好高兴,尤其是小城市。就是这些方方面面、点点滴滴最朴实的东西见证了这40年。

谭飞:其实是用细节来见证40年,所有的40年是浓缩在细节里面。

合适的演员,才是剧作的骨

谭飞:这部戏里面没有小鲜肉,没有流量明星,都是一些很好的演员,跟这些戏骨演员合作,你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吗?

孟凡耀:我历来主张一个剧的角色,不是冲人,是冲符合不符合这个剧的角色来选择人。马元身上具备的有我刚才强调的个人形象的问题,包括他的安全感的问题等等,他什么都具备。我最开始关注到他的,就是《血色浪漫》。那个时候年龄小,但他的演法看着就是非常生活流的,越零距离地表演就越真切,不仅仅是说表演的到位了,我们的文艺作品,他就得还原生活,还得高于生活。还有就是说萨日娜老师和这个李建义老师这两个老戏骨,他们在这里边起到的作用,是非常重要的。他们得带着孩子们,也得平衡这么一个表演方式,这样的表演方式才符合咱们家庭中的一种生活流的状态。

谭飞:就是要适合的演员。

孟凡耀:一定是。

谭飞:而不是说一定要看流量,得发现他排第多少名。

孟凡耀:如果说这样的话,那不行。你若看流量,就仅为了这一纸流量,你看王大鸣,咱们就不会想这事。漂亮的演员有的是,现在练歌的也很多,但这还是得根据你的作品风格出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