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社会 > 正文

珠峰攀登经济账 尼泊尔境内南坡最便宜

2019-06-21 09:25 来源:网络 点击:

11 (1).png 

珠峰攀登经济账

位于尼泊尔境内的珠峰南坡攀登费用,已经从2016年的4万美元/人,上涨至2019年的4.59万美元/人,约合人民币31.78万/人。而在位于中国境内的珠峰北坡,一家西藏专业登山公司对记者的报价接近46万元/人。但需要注意的是,无论是选择从珠峰的哪一侧攀登,上述的报价仅仅是“团队费用”,而另将有数万元的费用需要攀登者自行支付。“走在珠峰的每一步,都是钱”。


22.jpg

珠峰攀登经济账

  不同国家的登山公司,费用都不一样。记者采访了解到,最便宜的公司为尼泊尔当地登山公司,部分小型登山公司的团队费用在3-4万美元/人。但近几年出现的一个现象是,一些登山公司以低价吸引登山者,而使用的登山关键设备,如氧气瓶等都是从当地旧货市场淘来的次品,对于登山者的安全保障造成了很大的隐患。而中国公司和其他国家的登山公司,其团队费用则在中位数,从4万-6万美元/人不等;欧洲公司的费用最昂贵,其团费报价在6-8万美元,而如果客户有特殊的要求以及指定的高山协作,则价格会更高,“他们使用的是最有攀登经验的欧美向导,此外后勤保障方面亦颇有特色,有一种说法是喝着香槟和咖啡登珠峰”,一位山友如此形容。

  “即使是在高山协作(夏尔巴)报价体系中,其不同经验的协作亦有不同的价格,2018年一名有着丰富经验的夏尔巴向导,其费用就高达2.5万美元”,近几年攀登珠峰价格上涨,主要是对珠峰环保要求的上涨、人工费用以及协作的价格上涨。“协作方面,主要是2014年珠峰南坡冰崩导致了16名夏尔巴向导罹难,此后他们为了自身安全着想,通过提高服务费用的方式,购买更好的装备,以保障自身安全。”获悉,位于中国境内的珠峰北坡攀登价格,从去年的38万飙升到今年的46万,价格过高的上涨,导致部分中国登山者转移至尼泊尔境内,这也间接推动了今年珠峰南坡攀登价格的上涨。

  除了固定的团费,攀登珠峰还包括自理费用。在攀登前期,主要是个人的装备费用,以及国内往返尼泊尔的交通食宿费,个人保险通常不包含在其中,“前后约两个月的时间,个人的保险费用约在3000-6000元人民币”。在大本营如果想上网,费用为人民币300元一个G的流量,且网速往往不能得到保证。在攀登过程中没有网络服务,跟外界联系主要通过卫星电话。由于部分地段与中国接近,因此在珠峰南坡的攀登过程中,也可以使用国内的服务商,海事卫星费用为1.8元/分钟。而如果选择国际服务商,如铱星的费用在一分钟7-8元人民币。此外一项必要的个人花费是,给夏尔巴的小费(登顶奖金),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是,不管登顶与否,通常都需要给夏尔巴1500美元左右的小费。

  第四方面,则是给留守大本营的后勤团队的小费。在大本营,有服务生、厨师、背夫,攀登者需要支付300美元的小费。“很多攀登珠峰的人告诉我,能活着回来,是给再多钱都愿意的,因为当你真正在珠峰身处险境的时候,你可能花再多的钱,也买不回来一罐氧气”。


33.jpg

珠峰攀登经济账

  对于尼泊尔政府而言,最直接的收益来自登山许可证的收入。气象条件最好的春季攀登季,每位攀登者的费用为1.1万美元,而在夏季或秋冬季,则价格下降一半多。若按照2019年春季的381人计算,尼泊尔政府在此方面的收益为419.1万美元。氧气是攀登珠峰过程中,生命的最关键保障。尽管在高昂的团费中已经包含了4-6瓶氧气的费用,但如果登山者有特殊情况需要吸氧,则有另外一套报价体系。如在大本营的一瓶4-5升的氧气为500美元,在8000米以上的高度,则价格增长到1000美元一瓶。“但在这样的高度,很可能再有钱,也买不到氧气”,韩啸说,“这主要取决于备用氧气的数量”。

  在直升机救援方面,7790米的C2营地的救援费用是7000美元一架飞机,如果多人使用则费用平摊。如果到了8300米的C3突进营地,则费用更高,但很多情况下由于C3营地气候恶劣,直升机很难到达此高度展开营救。值得一提的是,在最初报名前,攀登者需要递交系列的清单,其中,“留言或遗嘱”为“必须提交”的项目。对于今年的遇难人数,韩啸觉得“有点不可思议”,“今年381人注册,仅比2018年多了10多人,但是遇难人数从去年的5人增长到11人,这么多的遇难人数让我们有点措手不及”。

  韩啸认为,登山人数多是此次因“堵车”造成多名登山者遇难的因素之一。他回忆说,去年攀登珠峰时,自己在登顶路上遭遇了三次“堵车”,总共停留时间超过5小时。“堵车会造成体能下降,以及氧气的不必要消耗,以及信心的下降,这都有可能造成各种意外。”此外,韩啸认为登山者缺乏相应的攀登能力是关键因素之一。“尼泊尔对于攀登者资格的审核不严。虽然尼泊尔有规定攀登8000米以上的高山,需要有7500米的登顶证书,但尼泊尔往往在收取审核费用后,并没有严格执行,因此很多不具备高海拔攀登经验和体能要求的登山者亦充斥其中。”

  再有就是登山公司的组织水平。“今年珠峰登顶的第一个窗口期是在5月16-18日,当时我们合作的尼泊尔登山公司,其创始人有多次成功登顶的经验,因此敢于让我们的队伍第一批向珠峰进发”,韩啸说,“而大量的队伍在冲顶时间放在了第二个窗口期,即20-22日前后,认为该窗口期的好天气更长,更适宜于冲顶,导致了大量的队伍在这个时间段集中出发,也最终导致了珠峰冲顶阶段的‘堵车’情况发生。”